19世紀中葉,中國清朝正遭逢天災不斷的厄運,加上朝廷無能解決經濟問題,西方列強環伺,可謂危急存亡之秋。1842年,第一次鴉片戰爭,中國戰敗,簽訂了不平等條約,開放五口通商。戰爭打亂了航運模式,使許多人民流離失所。使得這些心懷不滿的群眾,蜂擁而至,紛紛加入了具有超凡魅力的夢想家--洪秀全,創建太平天國。

好「詩詞」傳「福音」

       1807年,美國一位25歲,滿懷對上帝的愛、熱情的新教傳教士:羅伯特·莫里森(Robert Morrison)決定到中國傳福音;不料,東印度公司拒绝他上船,他在纽约等了一個月,終於登上了一艘開往中國的商船。船上的人笑他:「哈哈!就憑你,也想改變古老、迷信的中國嗎?」他信心十足、語氣沉著地說:「我不能,但是我相信上帝能。」憑著這股信念,經國九個多月的航行,終於抵達澳門。他是第一個到中國的新教傳教士,期間,以康熙辭典為基礎,編纂了第一本英漢漢語辭典翻譯聖經

羅伯特莫里森牧師(右)在翻譯和分發中國經文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:來源 http://www.methodist.org.sg


      之後,新教傳教士們開始在澳門琶洲(當時稱為“黃埔”)和廣州傳教。他們僱用的蔡高梁阿法屈昂等人中國人,是新教的第一批信徒。為了傳道,遭受了極大的磨難:多次被逮捕、罰款,甚至驅逐到馬六甲。儘管如此,他們還是調整了傳教士傳達給中國人的信息。

在既有的背景下,對於信息有著屬於東方文化的理解。他們印製了數千句自行設計的經文發行。與西方人不同的是,他們能夠穿梭在國內,不斷地參加縣級和省級考試,在這些考試中爭奪大清朝的官位。其中一個本土的書籍,共分九部分,500頁,稱為箴言時代的好詞透過這種轉換,無論在傳教士或是民間都產生強大的傳播力量。

中國基督徒梁發,編纂了勸世良言等九本小冊子,節錄了聖經的句子,在廣州四處刊行,傳入了洪秀全的手中, 成為影響近代中國史的關鍵。


耶穌的弟弟降世

洪秀全自幼聰穎,家中寄與厚望,不料年年參加科舉,卻一再落第。不堪打擊的他,竟然大病一場,陷入昏迷,神智不清地喃喃自語,還告訴家人:「有一老人,舉著令符,在我頭上比劃了幾下,朗聲道:『奉上天的旨意,命你到人間斬妖除魔。』」是夢?是幻?清醒後,洪秀全變得異常沉默,舉止怪異。一日,在屋中隨意翻閱書籍,發現幾本小冊子,是在廣州應試期間,從市井小民傳發所得的勸世良言。他讀著讀著,將文中幾個段落與自己的夢境做比照,這真的是上帝的旨意嗎?洪秀全的腦海萌生瘋狂想法,而這瘋狂想法像雪球般越滾越大。他開始宣稱:我洪秀全「 受上帝之命,下凡誅妖。」、「 我是上帝的幼子,耶穌的幼弟。」、「上帝耶和華為『天父』,耶穌是『天兄』。」

自此,洪秀全徹底抛開了孔孟之書,不再做一名儒生,而改信了基督教,索性把家裡的孔子牌位換成了上帝的牌位。

1847年3月至5月間,洪秀全拜訪了羅孝全學習聖經。  

網絡圖片

全心奉獻,拒絕異相

羅孝全是誰呢?為甚麼自視甚高的洪秀全要拜訪他?

羅孝全是出生於美國的傳教士。1837年,羅孝全搭乘了將近一年時間的船,終於抵達澳門,當時基督教傳教士在澳門飽受葡萄牙天主教的排擠,福音工作困難重重。羅孝全不畏艱難,在澳門五年時間裡,委身在偏僻的鄉村間,無微不至地照顧當地那些面目可怖,手足潰爛的麻瘋病人,把福音傳給他們。不料,被澳門當局禁止,驅逐出境。

即使如此,羅孝全並未停止佈道,1842年,他替第一名中國信徒施洗。1844年離開澳門到廣州後,先後印發傳福音的文宣191,200多份,還買了畫舫,在水上進行傳道。這些事情直接引起了洪秀全對他的關注,決定前往拜訪,並且請求為他施洗,加入粵東浸信會。但是羅孝全不苟同於洪秀全所宣稱的異相,會面談過之後,更覺得他信仰不純正,拒絕了他,並將他趕出浸信會。

鴉片戰爭後,廣州人民仇外情緒高漲,羅孝全所設立的教會成為眾矢之的。住宅被焚毀、畫舫也被鑿沉。

太平天國的外務丞相

另一方面,洪秀全雖然受到羅孝全嚴正拒絕,但是並沒有退縮。在動盪的社會氛圍下,人民亟欲有新的信仰與寄託,他四處讚揚羅孝全,並利用上帝之名,與民間敬鬼神的心態,以一種蠱惑人心的語言傳教,竟然奏效了!1851年1月在廣西桂平的金田村,鼓吹農民起義,建立太平天國,聲勢日益壯大。

此時,羅孝全眼看著洪秀全的勢力一天比一天強盛,希望能借助洪秀全之力宣教,於是離開廣州,歷經七年,終於在1860年由李秀成部下帶入京城。洪秀全定都南京後,邀請羅孝全赴南京出任國策顧問,朝堂之上,直接授予通事官領袖之職,冊封接天義。羅孝全連忙向洪秀全下跪叩拜,這完完全全違反了當地清朝與西方制定的禮儀。後來,這個行徑曾多次被同行的傳教士奚落,但他事後辯稱:我當時只聽見噹噹的鑼鼓聲大作,一時不知如何反應,膝蓋痠麻才跪了下來。

初期,洪秀全與羅孝全關係十分良好,並授以外交權力,掌管太平天國與洋人的事務,羅孝全儼然成為太平天國的外務丞相。

揭開太平天國的假面

不過,他很快地看穿了太平天國的假面:洪秀全的只是藉上帝之名行神權獨裁的統治,實則殘暴無法,扭曲教義。雖然屢屢相勸,可惜洪秀全始終不肯採納他的忠告,1862年1月,羅孝全獨自走到長江邊,搭上一艘英國商船憤然離去。 離開後,隨即在《北華捷報》撰文批評洪秀全是「狂人,完全不適合擔任統治者,政府全無組織。」但當時洋人對羅孝全並不同情,戲稱他是「浦東大主教閣下」、「冒牌的狄奧根尼」。

由於聖經翻譯的發達,與傳教士積極地將聖經融入中國的文化、民情,使得傳福音的工作在中國逐漸盛行;但是民心畢竟容易受到蠱惑。掌握經典教義的人,對於自心信仰的純正與堅定不可不慎。沒有羅孝全,無人啟發洪秀全;沒有洪秀全,難以成就羅孝全。然而他們都在傳道這條路上,羼雜了私心的渣梓,最終,二人都沒有成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