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萬曆十年(公元1582年)義大利耶穌會傳教士利瑪竇(Matteo Ricci)來華,與中國士大夫交遊,採取「知識傳教,融會中西」的策略。
台灣紀念利瑪竇來華 400週年郵票

1.轉換語言  拉近距離

      利瑪竇與羅明堅神父在澳門潛心學習漢語,教導他們的老師,是完全不懂外文的中國人,為了學習語言,二人合著《葡漢辭典》,「開創拉丁字母標注漢字讀音的先例。」澳門就此成為中西語言比較的第一個實驗室。

2.以“西僧”做形象招牌

      在肇慶時,二人削髮剃鬚,穿上了袈裟,以西僧自居。興建聖堂,知府王泮特地餽贈兩塊匾額,一塊刻著:「僊花寺」;另一塊刻著「西來淨土」。當時佛教傳入中國已經有一千多年的歷史了,迎合世人對傳教士的觀點,讓耶穌會在華人世界有了一個支撐點。

3.真誠分享  贏得人心

隨後利瑪竇又和徐光啟等人合作翻譯西學書籍,最著名的就是歐幾里德幾何原本前6卷,介紹歐洲的自然哲學、音樂、曆法、數學等知識,返歐期間,帶回徐光啟的農政全書,讓中國富饒的農業生活傳到歐洲世界,又將三稜鏡、望遠鏡、時鐘帶到中國,做為交流媒介。刻印「山海輿地全圖」,附上中文,首次將世界地圖的觀念帶進中國。

山海輿地全圖

4.提升交友圈質量  不銷而銷

利馬竇積極地打進士大夫階級,以鵝毛筆撰寫圖文並茂的聖經故事,由教會單獨合成一卷,取名《西字奇跡》贈送給明末著名刻書家程大約,程大約將它們收錄在《程氏墨苑》,並有漢字和拉丁文注音,成了來華傳教士學習漢語的重要教材,其中〈聖母懷抱耶穌像〉刻劃細膩感人,引起廣大的共鳴。運用潛移默化的方式,讓他的傳教事業在中國如火如荼的展開。

5.快速轉換溝通頻道

由於意識到僧人地位低微,深入了解了儒家精神,以及天主教跟佛教的差異後,利瑪竇便開始留鬍子、蓄長髮,改穿儒服,戴儒冠,轉換角色扮演西儒,讓自己能與更有影響力的仕宦階級接觸。同時他能發掘相似點包容異同,對當時中國教徒祭天祭祖祭孔的傳統儀式,保持寬容態度。利瑪竇的主張:中國傳統的“ ”和“ 上帝 ”與天主教所說的“唯一真神”是相同的;是曉暢中西哲學後,宏觀的表現。祭祖祭孔,只是緬懷儀式,沒有違反教義,是為“ 利瑪竇規矩 ”,一直被後來到中國傳教的耶穌會士遵從。

6.格局遠大

      利瑪竇希望透過皇帝宣傳福音,便以兩架自鳴鐘獻禮,無奈被治了一個預謀不利於皇帝的罪名,鋃鐺入獄。由於自鳴鐘稀有獨特,史無前例,引人入勝,明萬曆雖然對傳教內容不屑一顧,卻下令利瑪竇帶著禮物晉見;這兩架自鳴鐘是皇宮中最早的近代機械鐘錶。此後,利瑪竇又向明朝皇帝進獻各式各樣的自鳴鐘,蔚為一時風尚。宮廷大量收藏,達官顯貴、富商巨賈、文人雅士風行草偃,大力搜集,躍升為貴族間爭相競逐的流行新寵。自此鐘錶成了中國人認識西洋文化的重要途徑之一。


    《利瑪竇傳》一書的日本作者平川佑弘稱利瑪竇是地球上出現的第一位世界公民。因為利瑪竇是一位融通各種學術文化,身體力行實踐中西交流的巨擘。也讓耶穌會的傳教事業在文化包容的基礎上蓬勃發展。然而對於日後的禮儀之爭利馬竇規矩是個根源。

羅明堅、利瑪竇、鍾巴相(鐘鳴仁)所編的《葡漢辭典》手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