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79年2月5日,日本基督史上最輝煌的一日,26位信徒殉教,用鮮血實踐了他們的信仰。
1640年(60年後),畫家在澳門畫出殉教內容,耗費33mop (澳門幣),費用由市政廳支付。
1981年(300多年後),此圖由艾倫·布拉德福德(Allen Bradford)在倫敦修復,耗資450,000港幣,費用由何鴻燊先生負擔。

《方濟會相關之二十三名殉道者的十字架刑》(フランシスコ会関係23人の礫刑),畫作中包括六名外籍方濟會士和十七名日籍在俗方濟會成員。此畫原收藏於聖約瑟堂,後澳門藝術博物館成立,移至聖保祿堂安置,每年吸引數十萬人參訪。(感謝讀者書寧更正)

究竟此畫有甚麼吸引力呢?

殉道山驚心動魄的一幕

他們被割去右耳,在風雪中,自浦紀見,赤足步行一個月到達長崎,他們所行經的崛川道,現在稱為殉道小徑;殉道之地西澤山,現稱殉道山,位於長崎西阪坡,26人在此被釘上十字架,折磨致死。

澳門最殘酷的油畫《日本長崎 26殉道聖人》 日本西板

而殉道圖就是呈現了這段驚心動魄的歷史事件。

殉道圖忠於史實,人物歷歷在目

圖右為耶穌會主教佩德羅·馬丁內斯(Pedro Martinez),行刑時他本想前往觀看,但未獲准,只能從住所的窗口察看殉道者情況。他是這次殉道的見證人,並首先對經過做了報導。26個信徒的名字、籍貫與職業,照十字架的順序,一一被紀錄下來,送回梵蒂岡加冕。

澳門最殘酷的油畫《日本長崎 26殉道聖人》 人物歷歷在目,耶穌會主教佩德羅·馬丁內斯(Pedro Martinez)



圖左側後面是一艘平底船,飄浮於長崎灣中。這艘船是桑托·安東尼奧號(Santo Antonio ),船長費格雷多(Fregredo)也是這次殉道的目擊者。

澳門最殘酷的油畫《日本長崎 26殉道聖人》一艘平底船,飄浮於長崎灣中。這艘船是桑托·安東尼奧號(Santo Antonio ),船長費格雷多(Fregredo)


刑罰慘忍,根源於統治者的恐懼

圖中十字架近處的劊子手,手執長矛由腹部刺穿殉道者心臟,再穿過腋下,毀壞受刑人內臟,讓他們痛苦地死去。這是日本當時最嚴厲的刑罰,懲處罪大惡極的人。

澳門最殘酷的油畫《日本長崎 26殉道聖人》劊子手,手執長矛由腹部刺穿殉道者心臟,再穿過腋下,毀壞受刑人內臟,讓他們痛苦地死去

而聖經記載,耶穌基督是背負著十字架遊街,然後用長釘刺穿手臂、手掌與腳掌,釘上十字架,在烈日中慢慢失血而亡,僅由少數肌理支撐重量,疼痛難當,或因姿勢,窒息而亡。是當時最嚴厲的刑罰之一。

澳門最殘酷的油畫《日本長崎 26殉道聖人》聖經記載,耶穌基督是背負著十字架遊街,然後用長釘刺穿手臂、手掌與腳掌,釘上十字架,在烈日中慢慢失血而亡

十字架刑罰,歐日雖有不同,但目的都是統治者想用極端恐怖的暴力,嚇阻信仰可能對自己造成的威脅,進一步控制人民的思想,才將它汙名化。

聖菲利普號(San Felipe)事件-曝露殖民野心

為甚麼豐臣秀吉(とよとみ の ひでよし)要用這麼殘忍的刑罰對付傳教士呢?

16世紀安土桃山時代,傳教士勢力擴張,許多大名(地主)與武士紛紛信教,然而實際上夾雜著商業利益,與當地宗教互相衝突。1587年,葡萄牙商人將日本人當奴隸賣到海外,豐臣秀吉發佈伴天連追放令,明訂基督教是邪教,驅逐傳教士。但因為南蠻貿易熱絡,秀吉想保留與西、葡生意上的往來,並未落實命令。

澳門最殘酷的油畫《日本長崎 26殉道聖人》豐臣秀吉發佈伴天連追放令,明訂基督教是邪教,驅逐傳教士

1596年,西班牙商船聖菲利浦內利號(St. Philip Neri),遭遇船難,漂流到日本四國求救。船上有兩名方濟會士、四名奧斯定會士和一名道明會士。

負責處理此事的增田長盛(ました ながもり)沒收了船上貨物,並告訴船員:「所有人都會被拘禁判刑。」船員十分錯愕,因為原本他們被告知,豐臣秀吉已答應西班牙總督幫助這些船員。

船長氣憤地向增田展示世界地圖:「我們西班牙是世界大國,全世界都有殖民地,你們日本只不過是鼻屎大的國家!傳教士帶著先進的科學知識,來到日本傳教,就是為了和政府應和。」

澳門最殘酷的油畫《日本長崎 26殉道聖人》1596年,西班牙商船聖菲利浦號,遭遇船難,漂流到日本四國求救。船上有方濟各會與道明會的傳教士

增田聽完趕緊向秀吉報告:「西班牙人都是海賊,用武力佔據秘魯、墨西哥、菲律賓,也會用相同方法佔據日本,傳教士們是為了測量土地而來的,連住在京都的葡萄牙人也這麼說。」

豐臣秀吉大怒,再次發布驅逐令。逮捕京都大阪一帶的方濟各會成員七人、耶穌會成員三人、信徒十六人,流放到長崎。隔年(1597)在長崎處死,是日本首批殉教徒,天主教會稱為「日本二十六聖人」。

信仰無畏

然而,信仰是純潔無所畏懼。

畫作中央有一位身形較小的少年,左右兩側也是,與天空中的耶穌呼應。把耶穌和下方兩位少年頭部作為三角形的端點,連線成一個等邊三角形,讓人聯想起少年耶穌對信仰的執著。他們三人分別是:

澳門最殘酷的油畫《日本長崎 26殉道聖人》茨木路易斯(ルドビコ茨木)12歲、井安東尼奧13歲和小澤托羅斯15歲

茨木路易斯(ルドビコ茨木),小和良人,12歲,耳朵被割後,押解信徒的寺澤半三郎(であった寺沢半三郎は)勸他棄教,他鄭重地拒絕了,一路邊唱邊笑,從容赴難。以及出井安東尼奧,長崎人,13歲。小澤托羅斯,伊勢人,15歲。

十字架下,婦女們用枕墊收集鮮血;暗示殉道者的血是神聖受到景仰的。畫作右下方,有一群跪著的外國人,神情緊張,仰望行刑過程,殉道者前方還有二個空的十字架,甚麼時候又輪到誰呢?一個小孩將頭埋進母親懷裡,母親心疼地低頭看他,背對慘無人道的一幕,氣氛在此凝重起來。

然而,最前端跪坐著一位紅髮、傳教士打扮的婦女,面對畏縮在旁的孩子,竟勇敢伸手指向殉道者,告訴他:不要怕!這些人為基督殉道。

澳門最殘酷的油畫《日本長崎 26殉道聖人》跪坐著一位紅髮、傳教士打扮的婦女,面對畏縮在旁的孩子,竟勇敢伸手指向殉道者,告訴他:不要怕!這些人為基督殉道。

天國之門為他們敞開

天空中,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光芒四射,為他們打開天國之門。兩旁天使飛翔,在等待為這些鬥士加冕的時刻!

天邊的烏雲營造這場暴虐的恐怖氣氛。

畫板上深褐色(象徵受難)和蔚藍的天空(象徵暴風雨後的寧靜),形成色彩上強烈對比,同時也是情境的對比。在飽受凌虐下,殉道者面容仍舊安祥喜悅,再加上純真少年對信仰無悔熱愛,使畫作在詳細交待事件後,產生強大的撼動力,影響直到今天。


參考:

- 封面圖片:攝於2012的網絡資源,澳門天主教博物館

- 文德泉神父,避難到澳門的日本人。http://www.icm.gov.mo/rc/viewer/10017/252

-  美術における日本26殉教者 ――その作品カタログ: https://core.ac.uk/download/pdf/53105808.pd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