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上最豪華的時尚派對

川原慶賀( Kawahara Keiga 1786-1680)有“繪畫攝影機”的美稱,在“荷蘭晚宴 Dutch Dinner”中,透過精緻工筆,捕捉餐桌上最經典的人物與器物,“拍攝”了人類史上最豪華的時尚派對--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超級富豪們,席間酣暢恣意的姿態躍然紙上。飲食文化的差異,再次衝擊著東方人的眼球。

工藝技術提昇的前奏曲

歐式餐桌上一人一副圓盤,搭配金屬(純銀)刀、叉,與玻璃高腳杯,在18世紀,合金技術、玻璃工藝普及之前十分罕見,是富豪們走在工藝技術尖端的表徵;而這些餐具竟然跟著商船飄洋過海來到日本,更是前所未有,挑戰當地的飲食文化。

《出島 Dejima 》 - 川原慶賀 Dutch Dinner 荷蘭晚宴 歐式餐桌上一人一副圓盤,搭配金屬(純銀)刀、叉,與玻璃高腳杯

日本瓷器躍升富豪寵兒

約翰伯格(John Berger)在 “觀看的方式 The ways of seeing” 中寫道:

圖像比文獻更精確與豐富,激發我們對歷史產生深邃的洞察力。

除了白瓷咖啡壺外,圖畫中有兩樣瓷器,造型獨特,吸引觀看者的眼光:

1.八角瓷盤--歐洲上流社會的寵兒

中國瓷器約16世紀初傳到歐洲,在各種造型中,八角白瓷盤由法國的貴族間開始流傳,因邊緣輕巧透光,器型端正典雅,深受貴族喜愛,是常用於盛裝主餐(肉)的重要器皿。

《出島 Dejima 》 - 川原慶賀 Dutch Dinner 荷蘭晚宴 八角白瓷盤由法國的貴族間開始流傳

2.葫蘆瓶--日本有田燒精品

有田燒在模仿中國瓷的基礎上,融入西方元素,因明代鎖國,逐漸取代中國瓷,成為國際貿易龍頭,隨著東印度公司席捲東南亞,打入歐洲外銷市場。

葫蘆瓶取福祿平安的諧音,寓意吉祥,造型獨特,深受貴族喜愛,也是出島荷蘭宴會高端餐具的首選。川原慶賀選擇這兩件精品入畫,將中西文化交流最具代表性的符號展現,同時,呈現了一段瓷器在世界發展的歷史。

《出島 Dejima 》 - 川原慶賀 Dutch Dinner 荷蘭晚宴 有田燒在模仿中國瓷的基礎上,融入西方元素,葫蘆瓶取福祿平安的諧音,寓意吉祥

川原慶賀選材,往往獨具慧眼,將觀察者帶進有深度的情境裡探索:精緻奢華的宴會,固然展現了航海貿易帶來的豐厚利潤,但也蘊藏著一場一場貿易的喋血競爭。

大啖豬頭牛羊腿

餐桌上,少不了甜美的葡萄酒、香醇的奶酪,令人驚訝的是:一道豬頭菜擺在中間,畫中,耳朵與鼻子隱約可見;川原慶賀刻意用豬頭識別荷蘭晚宴。傳統上,日本人不吃豬肉,歐洲人在日本食用肉的方式顯得十分異常,這樣的視覺衝突,一直延續到江戶晚期。

《出島 Dejima 》 - 川原慶賀 Dutch Dinner 荷蘭晚宴 一道豬頭菜擺在中間,傳統上,日本人不吃豬肉,歐洲人在日本食用肉的方式顯得十分異常
而僕人端上一道連著蹄子的腿肉上桌,也是晚宴中獨特的佳餚。

荷蘭東印度公司派駐在出島的醫生,一位瑞典植物學家,通柏格(Carl Peter Thunberg,1743-1828)在旅行日記中提到,牛豬羊鹿在當地無法取得,每年被迫從巴達維亞(雅加達)進口到荷蘭商館,並飼養於出島的柵欄內。

進口動物與豢養牲畜雖出於現實環境的限制,卻顯示他們在財富上擁有的雄厚實力。

《出島 Dejima 》 - 川原慶賀 Dutch Dinner 荷蘭晚宴 而僕人端上一道連著蹄子的腿肉上桌,也是晚宴中獨特的佳餚

潮牌洛可可服飾

荷蘭率先建立第一個資本主義國家,是從建立海上霸權開始的。

畫作中,參加宴會的男士,各個盛裝出席,腳上穿著帶叩鞋,一身雪白衣褲,外加一件深藍色外套,排扣閃閃發亮,是水手們身份的驕傲。

他們普遍穿著窄袖口、長外套、燈籠褲、靴襪以及蕾絲襯衫,是現代西裝、燕尾服的原型,展現男性強而有力的簡潔線條;這類洛可可服飾的特色,是當時貴族時尚圈裡的潮流服。

《出島 Dejima 》 - 川原慶賀 Dutch Dinner 荷蘭晚宴 潮牌洛可可服飾 腳上穿著帶叩鞋,一身雪白衣褲,外加一件深藍色外套,排扣閃閃發亮

為了避免荷蘭貿易公司彼此間惡性競爭亞洲利益,才由八大商會組織了荷蘭東印度公司。招募的員工來自世界各國,是史上最大的跨國企業集團。從宴會服裝的講究來看,這是一場商業交流的晚宴,與會嘉賓無不是商場菁英,彼此存在著既合作又競爭的關係。

帽子洩漏的秘密

其他畫家的晚宴圖,多半只畫出戴紳士帽或高帽的男士。紳士帽是歐洲晚宴裡最正式的禮帽,源自德國貴族的傳統服飾;造型特徵:外緣上捲與頂端的凹槽,是為了方便拿起敬禮而設計,深具辨識度。

而慶賀的這幅畫,還特別畫了兩個人頭上戴著綠色的帽子:

一位穿水手服,站起身拿刀叉切肉的男士,戴的帽子,造型上接近貝蕾(Beret),是海軍精銳部隊成員的標誌。而他對面坐著的男士,姿態優雅,頭上是一頂小圓帽,接近卡巴(Kippah)造型,是猶太祭司專用的帽子。繪畫裡的線索細微但明確。

《出島 Dejima 》 - 川原慶賀 Dutch Dinner 荷蘭晚宴 綠色的帽子 ,是海軍精銳部隊成員的標誌

荷蘭東印度公司核心成員的來頭:猶太人金融家與商人;贊助商是英國共濟會與聖殿騎士團,共同集資。它是當時資本最雄厚的跨國民營殖民公司,採取武裝貿易橫掃東南亞。與會嘉賓裡或許有德國人、英國人、猶太人…。

川原慶賀輕輕點綴出人物角色不凡的身份,突顯這場晚宴的重要性。

藝伎、奴隸與舶來寵物

水手的背後,兩位美貌的藝伎站在一旁,依據行規她們不能和客人同桌吃飯,要隨時侍候每個客人的飲食需要。在這幅畫中,她們舉止優雅,像是藝術家居於觀察者的角色,對眼前滑稽的一切充滿好奇,親切地抱著貓咪微笑。

畫面中與她們對襯的是非洲奴隸,端著腿肉踉踉蹌蹌的進場,這道菜也太讓人驚駭了!連腳邊的寵物伯格犬(Leonberger),也雀躍地看著這道菜,很饞嘴的樣子,滑稽的動作讓畫面富有趣味。

《出島 Dejima 》 - 川原慶賀 Dutch Dinner 荷蘭晚宴 藝伎、奴隸與舶來寵物

荷蘭東印度公司在17世紀中,壟斷了整個非洲奴隸的貿易市場,在殘酷迫害黑人中獲得巨額的報酬。

海洋的寓意

歷史隱藏在歡樂的氣氛裡,酣暢後,富豪們流露著自適的姿態,有人敞開外套,鬆馳地坐著;有人自行倒酒,伸長手取餐;還有人拿餐巾擦嘴呢!這樣和諧的片刻與窗外平靜的海景,形成連貫的寓意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川原慶賀運用特殊視角,將晚宴與海景在畫布上各佔據一半的版面,形成奇怪的切割感;許多藝評家認為這是學習西方技術下失敗的產物,而我卻讀到惟有這樣才能表達的意含:平靜的海平面下活潑的生命力與洶涌的暗潮,是與晚宴裡的情境相互彰顯的。海洋在透視法的運用下無限延伸,也延伸了觀賞者的思維。

川原慶賀含蓄地描繪了晚宴的娛樂,將重點放在飲食文化的差異上,也透過細膩描繪的人物與器物,鋪陳了荷蘭人超級奢華的一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