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美的悲劇-元和大殉教

1622年9月10日,德川家光下令將55名傳教士與信徒在長崎西坂丘(Nishizaka)處以極刑。而行刑的中心點,距離26聖人殉教的中心,只有100公尺。這裡的地勢,與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髑髏岡相似,據說殉教徒為了效法耶穌,主動要求在此處執刑。

山丘有如天然的戲臺,再一次為世人展演,虐待的手段越殘酷,信仰越堅定,越堅定,越悲壯。
澳門完成悲壯的一幕《元和大殉教 元和の大殉教》 德川家光下令將55名傳教士與信徒在長崎西坂丘(Nishizaka)

他們當中有25位被燒毀 ,30位被斬首。一位正在觀看執行死刑的傳教士,目睹了這場殉教案,只好避難澳門,在澳門用油畫詳實畫下行刑細節。畫家的身份,難以被確定,我找到的唯一線索是:他曾在長崎神學院學習西洋畫,作品一直完好地被保存在羅馬的耶穌會總部 Jezu教堂(Chiesa del Gesù),被命名為:元和大殉教(Grand martyre de Nagasaki)。現今展覽於神戶市立博物館。

澳門完成悲壯的一幕《元和大殉教 元和の大殉教》 他們當中有25位被燒毀 ,30位被斬首

魔鬼的虐待

畫作中央,就是現在江戶的高輪(港區),也是行刑的最高處。當時站立一排被火燒死的傳教士。

他們被綁在柱子上,頭被繩子吊起,為了延長痛苦迫使他們放棄信仰,不直接焚燒,而是在周圍挖溝渠點燃柴火,讓濃煙嗆入鼻孔,又從嘴裡冒出來。手腳被繩子綁縛得很鬆,以便可以隨時叛教脫逃,並在旁拉動繩子旋轉,傳教士們因而扭動,稱作蓑舞

澳門完成悲壯的一幕《元和大殉教 元和の大殉教》 他們被綁在柱子上,頭被繩子吊起,為了延長痛苦迫使他們放棄信仰

畫作底部左方,是靠近沿岸的高臺,數具無頭屍棄置一旁,他們的脖子被切斷了,留下橫切面,鮮血直流,一位武士把新鮮的、血淋淋的頭顱,一顆一顆擺放在木製平臺的尖刺上固定,用來展示死狀,其餘一根根的尖刺像在預告後面一排等待被斬首的人,下一個會是誰的頭被秀出呢?畫家毫不隱諱的畫出即將被砍頭的4歲小孩,身穿紅色服飾,另一個緊緊排在他身後的,是穿著黃色服飾,身高只有2歲的孩子,從母子裝可以看出他們的母親就在一旁的隊伍中,痛苦的別過頭去,不忍心看,只能不斷禱告,他們的心臟恐怕要嚇得跳出來了!中央的傳教士們內心的掙扎,可想而知。但是,在故意營造的恐怖氣氛中,又有誰動搖了信仰呢?

澳門完成悲壯的一幕《元和大殉教 元和の大殉教》 畫作底部左方,是靠近沿岸的高臺,數具無頭屍棄置一旁

信仰高掛在火炷上

這次事件包含婦人、老人、小孩,他們因為協助藏匿傳教士而連累整個家庭,年齡最小的只有2歲。

幕府的士兵衝入榷七郎的家,逮捕葡萄牙神父デ・アンゼリス(Girolamo de Angelis 1568 - 1623),連同榷七郎與2歳的兒子彦四郎(昌夢)也被抓,18歲的妻子魯比安娜(Ljubljana)當時在娘家,因而逃過一劫。魯比安娜被迫宣誓棄教,卻在特製的阿彌陀如来座像中藏著「瑪利亞觀音」與「十字架」,繼續偷偷信仰基督教,並替丈夫、兒子祈冥福。

澳門完成悲壯的一幕《元和大殉教 元和の大殉教》這次事件包含婦人、老人、小孩,他們因為協助藏匿傳教士而連累整個家庭,年齡最小的只有2歲

耶穌會成員查理斯·斯皮諾拉(Charles Spinola 1564~1622),在這次事件中殉教。他是熟悉數學、科學和天文學的專家;也是澳門聖保祿教堂(大三巴)的設計師。1612年,首次在長崎進行科學觀測緯度,是家喻戶曉的傳教士。

澳門完成悲壯的一幕《元和大殉教 元和の大殉教》 查理斯·斯皮諾拉(Charles Spinola 1564~1622)

葡萄牙人多明戈斯喬治(Dosingos George)與伊莎貝拉(Isabel),他們為了藏匿斯皮諾拉而被捕處決,連四歲的兒子伊格納西奧(Ignacio)也無法倖免。

當喬治、伊莎貝拉和四歲的兒子伊格納西奧被帶到西坂坡處決時,他看到斯皮諾拉(Spinola)神父已經被綁在高柱上,就將孩子抱到斯皮諾拉神父面前,說:“我們的兒子,他是使你成為上帝之子的父親。”

冷漠的觀眾

悲劇的深刻處,不是悲哀、悲傷、悲慘,而是嚴肅;嚴肅,源自於效法高尚行為產生的悲壯感。

周圍的高地,密密麻麻站滿觀看者,表情冷漠,動作直立,嚴肅感彌漫整個畫面,許多人坐船趕來,岸邊人潮擁擠,仍舊逐漸地增加。作品強烈表達了面無表情的人們,內心深處無法言喻的困惑。

澳門完成悲壯的一幕《元和大殉教 元和の大殉教》 查理斯·斯皮諾拉(Charles Spinola 1564~1622)

畫作中,人群彼此間,對比鮮明與色彩豐富的服飾,以及不同的髮型,看出殉教徒與觀眾來自各國,殉教事件逐漸擴大,成為國際間宗教與貿易的權利衝突。

外國人和木箱

澳門完成悲壯的一幕《元和大殉教 元和の大殉教》 人群中有三組可疑的外國人,他們十二人的共通點在紅鬆紅髮的荷蘭人

人群中有三組可疑的外國人,他們十二人的共通點在紅鬆紅髮,而且服裝當時阿蘭陀(荷蘭人)的繪畫打扮吻合。作者(葡萄牙人)有意通過肢體語言,將自身對荷蘭人的情感投射在此畫當中。他們由左而右分別是:

- 五名紅毛荷蘭人。衣著色彩鮮艷的荷蘭人全都凝視行刑台,左上方的一位左手放在胸前表示痛心。兩名日本僕人抬著兩只沈甸甸的木箱,箱子裡裝著什麼呢?相信是代表金錢和航海權力的利益像徴;

- 四名衣著色彩鮮艷荷蘭人和兩名日本僕人,有位穿著紅色抖蓬,像傳教士,與前一組人相比這組的神情十分古怪,有人雙手合十表示為殉教士祈禱,也有手放在胸前表示痛心,但當中一人雙手胸前交叉,透露袖手旁觀和放鬆觀賞的心情。背後還跟著兩名皮膚漆黑的日本沖繩人,手持武器;

- 三名衣著相對灰暗的外國人,作者採用的顏料是畫中所有歐洲人觀眾的色彩飽和度最低的三位。最右邊的一位,雖然也是雙手合上,但和上一組不同的是,雙手十指緊扣的合上,仰頭上身前傾,這是期待興奮和欣賞這次行刑的表達;另外兩位人面向對方,無視正在斬頭火燒行刑的殉教士,在當場張開雙手高談濶論;

澳門完成悲壯的一幕《元和大殉教 元和の大殉教》 五名紅毛荷蘭人
澳門完成悲壯的一幕《元和大殉教 元和の大殉教》 四名衣著色彩鮮艷荷蘭人和兩名日本僕人
澳門完成悲壯的一幕《元和大殉教 元和の大殉教》 三名衣著相對灰暗的外國人

作者為什麼刻意用這種醜陋的方式描繪這批歐洲人,怎麼不像其他圍觀者一樣聚焦在殉難者身上?人群中還有四名中國人,安排在畫面的最外圍,在角落愣愣的看著人潮?中國人和日本殉教事件又有甚麼關聯呢?

畫家透過謎團式的情節表現,實際上暗示了幕府禁教的背後,和他國歐洲人串媒屠殺葡萄牙人,真實而殘酷的真象,一邊探索,一邊拷打赤裸裸的人性。

劇中劇

又受到西方文藝復興的影響,主題由對神的信仰轉移到人性的觀察上,使這幅畫透過一場悲劇的寫實描繪,昇華了觀賞者的心靈,觀畫者看著畫中人,畫中圍觀者看著受刑人,劇中劇,究竟上演誰的故事呢?數百年後依舊撼動人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