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jima - 出島

這是鎖國時代,德川家光集中管理外國人所實施的貿易政策。

是一個扇形人工島,只有120米乘75米(約2個足球場),並通過一座小橋連接長崎,橋上設關卡管制,出入必需有通行證;島上只有約二十名荷蘭人,受荷蘭東印度貿易公司聘用,日本幕府官員卻有200人。所有外國人的商業交易只能在這裡進行。

扇型地理環境

環顧島上的景觀,處處讓人印象深刻。

由於沿著岸九州島長崎河谷的沖積扇平原,海岸興建,這個人工島形成十分工整的扇形,短弧這邊僅通過一座小拱橋與長崎相連;長弧那一邊則對著出海口,兩旁山丘環繞,夾著海口,在地理景觀上史無前例。

被隔離的荷蘭人,形成特殊的生活型態,在這裡,建築、飲食、服飾、外貌、姿態…等等,無不顯現文化差異,與橋的另一頭,日本傳統風格強列對比,人們的視覺感觀同時被兩種截然不同的風貌衝擊。藝術家開始創作反映文化交流和視覺差異的作品。

一個全新的世界,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呈現,一場獨特的視覺饗宴,提供觀者多維度的想像空間。
出島 dejima 的扇型地理環境

藝術作品

然而,是什麼讓出島的藝術與其他藝術不同或更有趣?

總結上述而言,出島在很多方面都是奇異的:它是在島外沿岸製造的

  • 它是在島外沿岸製造的
  • 它是鎖國時期唯一的西方港口
  • 它是212年鎖國時期,日本與外國唯一的接觸點

美國的日本專家約翰杜威( John Dower) 提到:鎖國時期,日本藝術家在出島透過自然地描繪,展示他們對荷蘭人的好奇與興趣。例如作品:“南方野蠻人”,描繪“紅髮”(日本人稱荷蘭人)的日常生活。而川原慶賀( Kawahara Keiga 1786-1680),是主要代表人物。

有些評論說出島藝術是為了炫富,我說它記錄了一段特別的歷史,運用細細暖暖的日常生活,捕捉吉光片羽,寄託百姓在政經局勢的操弄下,生活的真實樣貌;即使畫家川原慶賀 ,是日本人,也同樣身歷政局操弄中。

在風格方面,人物形象非常符合日本畫的傳統:平面的、二維的,沒有深度、立體感(與此時的歐洲傳統相比)。藝術家是在日本繪畫傳統的框架中,展現風格,用一種“凝視”與獨特視角,研究荷蘭人,展現繪畫的敘事性。

出島藝術,呈現濃厚的西方寫實主義特色,同時有意識地表現了東方的人道主義關懷:出島,一群被隔離的人民,在藝術家眼中,人民對愛與親情的渴望,與文化交流依舊默默發生。藝術家也將自己投射到主角的形像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