川原慶賀《唐人屋敷》藝術 - 慶典

龍舞,日人稱“蛇躍、蛇踴”(龍踊りは)。廟前飄揚著天上聖母的旗幟,是唐人重要的信仰之一,其他尚有觀音堂、土神堂。 彩舟燒,日本人稱龍舟競渡(ペーロン競漕),融合了福建習俗燒王船,演變為彩舟燒。 戲劇,明清戲曲流傳到日本的樣貌,唱雙簧的二名主角,皆是男性,他們妝容獨特,用粉餅將臉塗白,綁一個沖天炮的髮型,手拿扇子。
中國 7 min read

川原慶賀《出島》派系藝術 - 擊球表 屏息的瞬間

《擊球表》屏息的瞬間,大師川原慶賀透過大面積的長方形與三角形等幾何圖,架構起一個寬廣的空間。 畫中他對肢體語言描寫的張力更是迷人,通過眼神、肢體、面部表情和衣著打扮。有次序邏緝地安排歐洲貴族們、兩名日本藝妓,和一名非洲奴隸併排觀看。 醫生西博爾德(Philipp Franz von Siebold)是畫中的男主角,三位紳士,右手拿著球桿,形成三足鼎立的畫面。西博爾德的一生都在博弈。
出島 7 min read

三朝皇帝最愛的意大利畫家郎世寧 Giuseppe Castiglione

1715年8月,郎世寧(Giuseppe Castiglione,1688-1766)抵達中國澳門。 他的風格基於對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藝術中的色彩,西方現實主義的發展使他強調視角透視和光線明暗。 由於乾隆皇帝認為陰影看起來像泥土,因此在肖像畫中使用明暗對比技術中使用的強烈陰影是不可接受的,因此當郎世寧畫皇帝時,光線的強度減小,因此臉上沒有陰影。
郎世寧 5 min read

避難澳門傳教士,記錄日本天主教徒最悲壯的一幕《元和大殉教 元和の大殉教》

1622年9月10日,德川家光下令將55名傳教士與信徒在長崎西坂丘(Nishizaka)處以極刑。避難澳門的傳教士,在澳門用油畫詳實畫下行刑細節。這次事件包含婦人、老人、小孩,他們因為協助藏匿傳教士而連累整個家庭,年齡最小的只有2歲。信徒們被綁在柱子上,頭被繩子吊起。畫作底部左方,是靠近沿岸的高臺,數具無頭屍棄置一旁,他們的脖子被切斷了。
澳門 10 min read

川原慶賀《出島》藝術 - 荷蘭晚宴 超級富豪的角力賽

“荷蘭晚宴 Dutch Dinner”中,透過精緻工筆,捕捉餐桌上最經典的人物與器物,“拍攝”了人類史上最豪華的時尚派對--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超級富豪們,席間酣暢恣意的姿態躍然紙上。飲食文化的差異,再次衝擊著東方人的眼球。 - 工藝技術提昇的前奏曲 - 日本瓷器躍升富豪寵兒 - 1.八角瓷盤--歐洲上流社會的寵兒 - 2.葫蘆瓶--日本有田燒精品 - 大啖豬頭牛羊腿 - 潮牌洛可可服飾 - 帽子洩漏的秘密 - 藝伎、奴隸與舶來寵物
出島 9 min read

川原慶賀《出島》藝術 - 荷蘭船入港

《出島》藝術 - 荷蘭船入港 兩名荷蘭男子在瞭望臺用望遠鏡看著長崎港, 畫中央歐式藍磚陽臺,佔據大部份的畫布,陽臺上一位荷蘭男主人,拿著望遠鏡眺望海口,運用透視法使畫面有了深度空間,遠方一艘“荷蘭船“被拖入”長崎港。 主角:西博:西博爾德(Siebold),德國內科醫生、植物學家、旅行家、日本學家和日本器物收藏家。他是日本第一個女醫楠本稻(日語:楠本イネ)的父親。 畫家川原慶賀:江戶時代晚期,川原慶賀( Kawahara Keiga 1786-1680)在荷蘭東印度公司擔任畫家
出島 9 min read

川原慶賀《出島》派系藝術 - 與世隔絕的荷蘭島

Dejima,“出島”,是一個扇形人工島,只有120米乘75米,並通過一座小橋連接到長崎;約有二十名荷蘭人,受荷蘭東印度貿易公司聘用。 Dejima 藝術呈現濃厚的西方寫實主義特色,有意識地表現了自身的人道主義關懷:即使是被嚴密隔離的出島,觀察者的觀點角度沒有區分種族的異同,文化的交流依舊緩緩默默的發生。藝術家將自己投射到他者的形像上。
出島 4 min read

大三巴 - 通往天國的奧秘

中央的青銅聖母雕像,雙手交叉於胸前,用一種憐愛與悲憫的姿勢,凝視著人群。這裡的天使一共七位,拱門頂端一位只有頭型與翅膀的天使含笑守護門頂,有如中國會在門頂置一神像之首護衛避邪的風俗;其於六位天使隨侍在旁,兩兩成對,護送聖母昇天。分上中下三層,上層下跪,飛天祈禱;中下層則跪坐雲端,中層吹演號角;下層拿著熏香爐;雲的圖騰常見於中國傳統的建築、服飾、器物中。
澳門 8 min read